盛博股票学习网

斗鱼和虎牙的合并再进一步谁来主导新公司 未来竞争格局将如何?

发布时间:2020-08-12 18:30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本文来源: 游戏观察,作者: Gamewower

在今年4月初收购了$虎牙(HUYA)$ 16523819股B类普通股,成为虎牙最大股东并将投票权提高到50.1%后,腾讯就一直在推进着虎牙与斗鱼合并的事宜。

8月10日晚间,$斗鱼(DOYU)$ 发布公告表示,董事会收到腾讯控股有限公司2020年8月10日的初步非约束性建议书,腾讯向斗鱼提出换股交易建议。

根据建议书,虎牙或其附属公司将收购斗鱼每股已发行普通股(包括美国存托股代表的普通股),斗鱼的股东将获得约定数量的虎牙新发行的A类普通股,以换取他们各自的斗鱼股份。

斗鱼在公告中表示,斗鱼董事会计划审查和评估这笔潜在交易,同时提醒斗鱼股东,董事会刚收到这份建议书,并未有机会仔细审查及评估该提议,也尚未作出任何决定。而且,斗鱼董事会不能保证将来会收到任何最终报价,不能保证任何与拟议交易有关的最终协议会得到执行或完成。

实际上,早在2018年3月,当虎牙在上市前夕接受腾讯那一笔4.6亿美元的投资,并在投资协议中写下,“腾讯有权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8日之间,按照届时的市场公允价格购买虎牙的额外股份,达到50.1%投票权”时已经奠定了今天的这一时刻。

腾讯为什么要推动斗鱼与虎牙的合并,这个问题在今年4月份时,Gamewower曾在《腾讯增持虎牙:斗鱼、虎牙双巨头整合已经在路上》一文中做过详细的解读。

今天,我们要谈的是双巨头合并之后到底有哪些看点。

谁来主导新公司

双巨头的合并案当中,最大疑问就是谁来主导这个全新的公司。

从过往的互联网行业合并案例来看,向来是行业老大主导,比如优酷、美团、58等。但游戏直播行业这两大巨头,要确定谁是第一谁是第二有点困难。

从用户数据去对比两家公司:

虎牙今年Q1的MAU为1.51亿,移动端MAU为7470万,付费用户为610万。

斗鱼今年Q1的MAU为1.581亿,移动端MAU为5660万,付费用户为760万。

从用户数据维度去看,斗鱼的用户数据要比虎牙更好,同时760万的付费用户数据也证明了斗鱼在用户运营上有着不错的功底。

但是除了付费用户对虎牙的领先优势较大之外,斗鱼在整体用户维度对于虎牙的领先并不明显,同时移动端MAU落后虎牙也说明了斗鱼在PC端游戏直播上的强势,而虎牙在移动游戏直播上的领先,可以说双巨头之间单以用户数去看,斗鱼的确领先,但领先不大,同时用户存在一定差异化。

从营收数据去对比两家公司:

虎牙今年Q1的营收是24.12亿元,同比增长47.8%,净利润1.71亿元,同比增长169.8%。

斗鱼今年Q1的营收是22.78亿元,同比增长53%,净利润2.545亿元,同比增长1298%。

从营收维度,虎牙又是领先斗鱼的,但是领先的数据也不到1.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全年斗鱼的营收是36.5亿元,虎牙的2018年全年的营收46.63亿元。

从2018年全年对斗鱼领先超过10亿元的营收,到现在单季度领先斗鱼不足1.5亿元,可以看到的是虎牙对斗鱼营收上的优势在逐步的缩小,现在双方的差距已经微乎其微。

所以,单单从常规的两个最主要的数据——用户&营收去看,双巨头到底谁是第一谁是第二,根本难以去判断。

因此,这里就要用到另外一个数据指标,游戏用户或者说是游戏流量。

先来确定一个定义,腾讯对于虎牙和斗鱼的期望,以及推动着两大巨头合并的原因,必定是寄望于合并后的虎牙斗鱼能够在游戏直播上形成更大的领先优势,同时和腾讯年营收超过1000亿元的游戏业务在战略上形成协同效应。

也就是说,腾讯对于虎牙也好,斗鱼也好,必然更加看重的是双方谁的游戏用户更多,谁的游戏流量更大。

这里就会出现一个较大的数据指标上的差异。

在发布2019年年度财报时,虎牙CEO董荣杰向外透露过一个数据,“其实从主要用户维度来说,我们有超过一半的用户是在看非游戏的直播。”

斗鱼在发布2019年Q2财报时的数据,游戏直播板块贡献的用户观看量,已经占平台总观看量的80%以上,到了今年Q1季度的财报中,游戏分区贡献同样贡献了大概80%左右的观看时长。

从这个指标去看双巨头,整体用户差距不大,营收差距不大,但用户的属性上就开始有了明显的差异。

从这里来看,Gamewower认为,合并后占据主打地位的或许将会是斗鱼,因为游戏流量的运营对于腾讯而言显然更加重要。

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向斗鱼发出初步非约束性建议书外,腾讯还宣布与欢聚集团、虎牙首席执行官董荣杰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

根据协议内容腾讯将花8.1亿美元,从欢聚手中购买虎牙的30,000,000股B类普通股,并从董荣杰那里购买虎牙的1,000,000的B类普通股。

收购完成后,腾讯将进一步提升其对虎牙的控制,股权比例上升至51%,投票权增至70.4%。

如果说欢聚时代出售股票本就在意料之中,董荣杰出售股票似乎也从侧面表现了其将逐渐淡出虎牙,这也将进一步为斗鱼系接管合并后的公司扫清了障碍。

合并之后是否真的能够一家独大

虎牙和斗鱼的和合并,到底是美团点评式的合并,还是优酷土豆式的合并,这是合并之后的又一个看点。

如果放在一年之前来看这个问题,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美团和点评式的合并,因为在游戏直播这个赛道,当时的斗鱼和虎牙已经完全找不到竞争对手。

但放在一年后来看,这个答案就不太好说了,因为这一年多的时间当中,的确又有两家平台从游戏直播这个赛道退出了,一个是战旗,一个是触手。

然而与此相对的是,快手这一年当中发展的极为迅速,另外B站也在去年年底开始发力游戏直播寄望于靠游戏直播助力其出圈的大战略。

快手和B站的入围,这是这一年当中游戏直播行业的一个大变化,由此带来的是竞争格局的大变化,双巨头的格局在受到冲击。

这种冲击目前来看没有很大的显现出来,因为无论是斗鱼还是虎牙,在头部的主播数量上,还是遥遥领先,放到之后会怎么样就没人可以说清楚。

从这一点来看,也促进了斗鱼与虎牙的合并,双巨头在合并之后显然能够更好的应对竞争的形式。

实际上,尽管同属于视频内容行业,但是游戏直播行业与传统的视频行业是有一点区别的,这个区别在于视频网站所采购的内容本质上是每一部内容都呈现着巨大差别的,也就是差异性,这导致了视频的竞争实际上在几年前就是版权的竞争,谁能拿到更好的、更多的版权,谁就能在竞争当中获得流量,比如当初的乐视网、搜狐视频,但这两大平台在收缩之后,就开始了节节败退。

而游戏直播,其实在早期也与这些传统视频一致,依靠砸钱签下一个个的大主播导入流量,游戏直播的竞争当时也被看做是纯粹的依靠内容版权的竞争。

2014年,当时还是YY执行副总裁的曹津就表示过,“现在的游戏直播有点像早期的视频,烧钱,买内容,买赛事,买战队,靠、广告赚钱,但扛不到这么长时间。”

但今天再去看游戏直播平台,我们会发现,顶级的大主播固然是一个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但在顶级的大主播外,还有太多的因素决定了一个用户是否会留在这个平台。

在发布2019年Q3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斗鱼的管理层就回答了一个有关大主播离开的问题,斗鱼财务副总裁曹昊称,“我们看了一下历史数据,那些未续约主播在合同到期之后离开平台之后,对我们平台收入和流量影响很小”。

游戏直播和视频平台之间的差异化就在于此,简单而言,视频平台对于用户的吸引单纯的就是内容上的吸引,而游戏直播平台能够留住某个用户不仅仅依靠某一个主播,还有这个平台上用户形成的关系,其他的主播等等因素。

基于这一点,双巨头的合并能否一家独大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的是,合并之后的斗鱼与虎牙,并不是同类项内容的合并,不是优酷与土豆式的合并,虎牙在移动端的优势和公会模式上的成熟,斗鱼在PC端的强势已经用户运营上的优势才是合并的主要选项。

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用户而言,当一个这样形态的巨无霸平台出现,也更容易让用户做出选择,因为更容易找到想要的内容,这样的形态会使得马太效应的出现。

总结:除了这两大看点之外,腾讯互娱与新平台之间如何展开更加密切的战略协同,斗鱼与虎牙在主播侧的运营是否会出现变化也都是看点。双巨头的合并已经无法避免,对于用户而言,实际上这种合并并非坏事,毕竟张大仙和PDD,你需要切换两个APP,而现在只需要一个就可以了。

本文来源:游戏观察,已获取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