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博股票学习网

50 万买一个绝版 Zippo:男人能为爱好花多少钱?

发布时间:2020-07-28 18:15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逛二手市场。北京男人喜欢半夜逛 “ 鬼市 ”,大到古董玉器,小到随手把玩的小玩意儿,只要摆出来都能吸引不少人上前询价。

广东男人喜欢逛 “ 华强北鬼市 ”,在那里能挖掘到划算的二手机、几十年前的 Sony Walkman 随身听 ……

从美国玫瑰碗到泰国加都加,世界各地都有让人乐在其中的二手市场。

网络二手平台在实用之外,也满足了人们猎奇、逛便宜货、稀罕货、为爱好花钱的强烈需求。他们的个人爱好和二手平台之间,也迸发出许多有意思的故事。

本文讲述的是一群热衷于二手买卖的男人们:他们中有二手平台最常见的学生党,生活费有限却会拿一半奖学金去收藏绝版推理小说;有小众的 Zippo 打火机玩家,从业余爱好到全职开店养活一家老小;也有两个孩子的爸爸,同时又是手机发烧友,在责任和爱好里寻找平衡。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一半奖学金贡献给推理小说,绝版书十年能翻 20 倍

在推理小说迷里,我是刚 “ 入坑 ” 的新人。

和大部分人一样,我刚开始也是看一些畅销作家的书,比如东野圭吾、阿加莎等,我的账号名就叫 “ 桐原亮司 ”,是东野圭吾《白夜行》里男主的名字,他对感情的执着很打动我。

我更喜欢日本推理小说,欧美作品光名字就要让人记一阵。在描写方式上,欧美更侧重故事逻辑,情感描写不够细腻,阅读代入感不够强。

从东野圭吾入门后,我就开始看其他日本作者的推理小说。

现在我最欣赏的是三津田信三,他会将推理与日本民间怪谈相结合,尤其《首物 · 作祟之物》有点像《聊斋志异》。虽然会涉及鬼神等非自然现象,但最后总有一个科学的解释,看下来一气呵成。

我不喜欢电子书,它丧失了读纸质书的情怀,也没有我所熟悉的油墨香味。纸质书有个特点:有些书不那么吸引你读下去,但你一看已经看完的那些页数,那分量,也会让自己坚持读完。一开始我买书并不是为了收藏,但推理小说改变了我的习惯。有些作品你读完以后,依然十分喜欢,舍不得送人、想反复阅读,那就只好买个书柜用来安置。

一不留神,一个书柜就装满了,现在大概有 300 来本。

我收藏的推理小说到收藏阶段,基本就算 “ 入坑 ” 了。很多经典书、经典版本只能在二手市场里买到。有的绝版推理小说能卖到 2000 元,有的价格在 10 年内翻了 20 倍。

比如我最想买的《第七重解答》,十年前 10 块都没人买,现在标价 200 大家都疯抢。它应该是国内,叫价最高的一本简体书。

二手平台的出现,让这些绝版书的流通性变强了。我有一半奖学金都用来买小说了:每个月少则 500 元,多则 1500 元左右。学生党 “ 养 ” 爱好不容易,每次我都是一边买一边想着 “ 吃土了吃土了 ”,然后更努力地赚奖学金。

我的收藏目前以国内简体原版为主,毕竟消费水平有限,台版、港版动不动就成百上千。那些看完依然喜欢的,我会收藏起来,剩下的挂在二手平台上转卖。

我几乎每天都要刷几次二手,上面的二手书一般有两种:平台自营和个人卖家的。

抢绝版书没什么秘诀,就是要勤奋,每天看、每天刷,运气好的话,每周都有惊喜,然后下手也要快。有次我偶然刷到一本想要的书上线了,还在犹豫要不要凑单走满减,结果就被别人抢走了。

一般情况下,国内比较火的简体原版都能在上面买到。

个人卖家那里有可能淘到不少绝版老书,有的卖家还不卖,发出来只是为了展示,所以抢到喜欢的感觉像捡到宝。

收藏的乐趣有成就感,也有占有欲,有时碰到趣味相投的卖家,我们还会拍照给对方看,互相炫耀一下自己的收藏。

疫情后打火机销量暴增,绝版 Zippo 能卖到 50 万元

我卖了 7 年打火机。最开始搞收藏只是因为抽烟,久而久之手里攒了不少 Zippo。

Zippo 的收藏价值在于,每款的图案或设计都不太一样,背景故事也不一样。就像集邮一样,碰上限量版或者某些特殊年份,收藏价值更大。

比如上个世纪 30 年代 Zippo 刚诞生时所生产的一些款式,存量极少,目前市场价 50 万元左右,一个打火机。

所以最早我收藏打火机时,常常入不敷出。后来就想着一边收藏,一边转卖,没想到效果不错,Zippo 交易就这么成为了我的主业,主要方式是在二手平台开店。

我收藏的 Zippo(其中包括 1996 年,全球限量发行 3.8 万枚)目前出售的 Zippo 大多有一定收藏价值,以 20 世纪 90 年代至 21 世纪 00 年代生产的机型为主,单个火机售价 300 元至 1000 元不等,来买打火机的大多是 30 岁以上男性。

这个圈子很小。有人很难理解为什么喜欢,其实就像女孩子喜欢买首饰口红一样,买来可能也不会天天用,但就是想有。

我收藏的 Zippo(其中包括 1997 年纪念版 65 周年骆驼乔赛车系列)做 Zippo 生意后,我手头宽裕了一些。之前在商场做服装销售,有了老婆孩子后也需要养家。平常除了卖打火机,我还卖周边的耗材、配件、维修工具,一年盈利 30 万元左右。

我的货源主要来自国外。国内外有时差,所以我常需要熬夜下单,白天还要发货、盘货。

最近疫情也对我的生意带来一些影响。一方面是疫情导致跨境运输困难,让我资金周转有些问题。但另一方面,我的小店实际盈利增长了,在 3 月份抵达峰值。

有可能疫情期间大家在家的时间长了,需要通过一些方式排解。后台购买数据显示,顾客主要来自江浙沪、京津冀周边一二线城市,销量比以往增长 50%。

从爱好者转为全职卖家之后,选款的心态会稍微不一样。之前就看自己喜欢,现在会考虑哪些是热门款。

比如现在店里热卖的的一些热门款式:万宝路、骆驼这些和香烟有关的;或者和宝马、奔驰等汽车品牌相关的,都是爆款。这些市场价格一般都会炒得稍高,新品单价都要 500 块以上,后期价格只涨不跌。

我收藏的 Zippo(其中包括万宝路指南针系列、世界慈善足球比赛、2000 年邮票机四件套等)Zippo 发展到现在,已经形成了一种小众文化。我自己在卖的同时也保留了一些收藏:不同的骆驼联名款,我有 40~50 个;还有一些 1996 年、1997 年的纪念版 Zippo。

Zippo 的二手流转率很高,这也让买卖二手 Zippo 能够成为一种职业。除了全新的打火机,也有很多人在我这里买二手 zippo。让我意外的是,除了收藏款,很多人也会在我这里买普通款的二手 Zippo。

我也希望能有更多人感受到 Zippo 的魅力,不说把这种文化发扬光大吧,但可以让更多人觉得这事有意思。

从母婴用品再到 iPhone 8 Plus,买卖二手真的会成为习惯

我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大宝 8 岁,二宝刚两岁。养两个孩子带来的经济压力不少,所以我常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买卖闲置母婴用品。

比如平衡车、滑板车,当时因为家小,大宝长大一点不爱玩了,我就在二手平台卖掉,省得占地方。

图片来源于壹伴谁知道添了二宝,还是需要这些东西,我又不想再买贵的,就直接在二手平台找其他人闲置的。

有二胎的人都知道,母婴用品不需要完全用全新的。有第一个孩子时家长总会想,你要给他全世界最好的;到二胎的时候其实会更理智,知道什么才是最合适的。

买卖二手这件事,一旦接受之后,就会形成一种惯性:家里有什么闲置能卖出去腾地方;想要买一些容易闲置的东西之前,也会去看看有没有人出售。

比如闲置的家用电器,空气净化器、加湿器、甚至是家里用了 3 年的微波炉,都很快卖出去了。

除了是爸爸,我还是个手机发烧友。但我只能接受不超过 2000 元的手机——尤其是二宝出生后,个人爱好上只能讲究性价比。

华为荣耀,小米旗舰、OPPO R9、Vivo 旗舰,这些我都买过。安卓机一般用一年会出现卡顿情况。这更新频次,一般人很难实现每年换手机,买二手就可以,不用了还能再卖掉。

但手机和母婴用品不一样。很多平台上有人 “ 潜水 ” 卖翻新机,之前我在别的平台看过二手手机,大多产品页面和分类比较乱,只能简单通过卖家描述来判断手机到底是不是正品、卖家是不是个贩子。你要具备很多专业知识、花很多精力来做这个事情。

但东西到底怎么样,没人知道。如果拿到手,真发现有问题,你作为个人,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又都是很大的成本。

现在用的 iPhone 8 Plus 是花 1000 多元买的。用了大半年时间,手感、操作都很顺畅。第一次体验良好的话,就会建立信任感,我现在还带动家人在上面买二手手机。

我现在基本上每个月都在二手平台上消费:买卖手机,还有母婴用品。家人在我的带动下,也变得很接纳二手交易,我们家现在有三部苹果手机都是在上面买的。能省钱相对也不费劲,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