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博股票学习网

沈国军“围猎”新世界 瞄准后者控制权

发布时间:2020-05-18 09:15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传统上市百货公司似乎正迎来资本大佬投资的高光时刻。去年12月,宝能姚振华举牌南宁百货(600712.SH)的风口刚过,近日,另一家上市百货公司新世界也在资本市场掀起波澜。

而这一次的发起人,还是在商业百货领域赫赫有名的银泰系创始人沈国军。

近日,上海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600628.SH,下称:新世界)公告称,公司在5月6日收到股东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沈军燕、沈君升、鲁胜、沈莹乐、浙江国俊有限公司与昝圣达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综艺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综艺控股)共同签署的《关于上海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之一致行动协议》。

据了解,截至协议签署日,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沈军燕、沈君升、鲁胜、沈莹乐、浙江国俊有限公司合计持有本公司5503.92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8.51%。

综艺控股为该公司紧随上海黄浦国资委的第二大股东,股东昝圣达为综艺控股的控股股东,综艺控股与昝圣达为一致行动人关系,合计持有新世界1.08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6.72%。

相关方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后,一致行动人沈国军、沈军燕、沈君升、鲁胜、沈莹乐、浙江国俊有限公司、昝圣达、综艺控股合计持有本公司1.63亿股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为25.22%。

据了解,新世界上市以来,实际控制人一直是上海黄浦国资委,后者持有新世界20.73%股权,另通过上海新世界(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55%,合计持股22.28%。

而该次公司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权益变动,将导致新世界第一大股东发生变化。

沈国军的新“猎物”

对新世界实际控股人上海黄浦国资委而言,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此行来势汹汹。

公告称,根据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的确认,其存在对新世界控制权的谋求意图。目的显示瞄准的是新世界的控制权。

但大敌当前,上海黄浦国资委显然也不甘示弱,其在公告中表示:在尚未看到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提出的有利于新世界未来发展的规划之前,不放弃对公司的控制权。

也就是说,如果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在短时间内,给不出让上海黄浦国资委满意的发展规划及方案,新世界的这场控股权之争,注定将是一场“恶战”。

新世界是座落于上海著名南京路步行街上集现代百货、旅游休闲和娱乐综合消费一体的百货零售企业。其于1993年上市,前身为1915年创建的“新世界游乐场”,是一家有着百年历史的零售品牌。

此外,该公司旗下有蔡同德堂药号、上海胡庆余堂国药号药业有限公司等百年老字号企业和上海群力草药店、蔡同德药业有限公司批发部、蔡同德保健品经营部、蔡同德堂中药制药厂和吴江上海蔡同德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等企业。

银泰系沈国军对新世界表现出兴趣开始于去年。在2019年新世界半年报中,沈国军持股287万股,持股比例0.44%,第一次出现在新世界前10大股东名单中。

此后,沈国军不断对新世界做出增持。2019年8月,沈国军买入该公司117.5万股,9月再次买入218.9万股。至2019年9月、12月底,沈国军持股比例增加为1.63%、2.05%。

据了解,在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中,沈国军与沈军燕为兄妹,鲁胜是其妹夫;沈君升是沈国军的兄弟,沈莹乐则为沈国军的侄女。

今年2月26日,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沈军燕、浙江国俊有限公司通过证券交易系统集中竞价交易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247.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2%,构成举牌。增持后,沈国军持有的新世界股份为3.97%,沈军燕为1.01%,浙江国俊持股为0.03%。

而截至公告的协议签署日,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沈军燕、沈君升、鲁胜、沈莹乐、浙江国俊有限公司合计持有本公司5503.92万股股份,持股比例升至8.51%。

进一步与综艺控股、昝圣达结成一致行动人后,一致行动人沈国军、沈军燕、沈君升、鲁胜、沈莹乐、浙江国俊有限公司、昝圣达、综艺控股合计持有新世界1.63亿股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为25.22%。

该持股比例已经超过新世界第一大股东上海黄浦国资委,与其通过上海新世界(集团)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22.28%股份。

银泰“围猎”史

沈国军为人低调,但这并不影响其在商业资本市场中的地位。

自1997年在北京创立银泰集团(全称“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以来,该集团现已拥有多家境内外上市公司和100多家控股、参股公司,下辖银泰商业集团、银泰置地集团、银泰黄金集团、银泰文旅集团、银泰投资与金融集团、银泰公益基金会等。

实际上,沈国军最初更多是随商业百货的运营盛名于资本圈。在银泰集团成立次年的1998年,浙江银泰百货有限公司(下称“银泰百货”)成立,当年11月,银泰百货第一家门店“杭州武林店”开业。

该门店的开业首次将客群定位于喜欢流行、时尚的年轻人,并在购物基础上融入娱乐、休闲、社交元素的做法,改变了杭州传统百货的商业模式,成为百货行业的标志性事件,一度引发了国内百货行业的轰动。

此后,银泰百货参照这一模式相继开业多家门店,到2000年销售就超过6亿元。在当时百货行业大环境低迷的情况下,银泰百货成为行业中少有的逆势高歌的企业之一。

随着行业地位的确立,沈国军的资本运作也变得频繁起来。

2000年,银泰从宁波国资手中拿下宁波华联(现为“京投发展”)21.41%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宁波华联商厦也随即更名为宁波银泰百货。2003年10月、12月,银泰大连店、重庆银泰云鼎百货开业。随后,银泰投资还完成管理层收购,银泰投资正式成为沈国军控股公司。

2005-2007年,沈国军还曾先后举牌杭州百大集团(600865.SH)和鄂武商A(000501.SZ);2007年,银泰百货在香港上市,沈国军至此拥有了第二家上市公司。银泰百货后更名为银泰商业,是沈国军零售百货主业的核心上市平台。

从线上到线下

沈国军在百货零售业引起的又一次轰动,是带领银泰从线下百货业务走向互联网实体零售。

2008年金融危机,耗资60亿的长安街第一高楼北京银泰中心落地。随后,沈国军与马云去了南极。在那个与荒无人烟的极寒的地球最南端,与马云秉烛长谈了无数个夜晚后,沈国军对未来商业有了新的理解,银泰不再开百货业务,开始向互联网实体零售业转型。

2010年3月,银泰成立了电子商务公司,10月,银泰网正式上线。2013年3月,“银泰百货(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银泰商业(集团)有限公司”;同一年5月,阿里巴巴、银泰、复星等联合成立菜鸟网络,沈国军投资16亿元,成为阿里之外的第二大股东,并出任该公司第一任CEO。

2014年,阿里战略投资银泰商业;2017年,阿里联合沈国军对银泰商业进行私有化,双方在数字化、新零售等方面的合作进一步加深。

沈国军与马云相识在2005年的一次飞机旅行上,可以说,此后的马云,便成为了外界在谈及沈国军和新零售时不得不提的重要伙伴。

此次沈国军对于新世界控股权的争夺,其关注点又一次回到了线下实体百货的身上。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新世界近年以来的经营状况并不尽如人意。2019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仅16.5亿元,同比下降40.5%;实现归母净利润0.4亿元,同比下降86.6%;而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更下降108.1%至-0.2亿元。

在互联网、新零售、电商等多方的夹击之下,与大多数的传统百货一样,新世界也面临业态老化、业绩下滑等各种各样的问题。

据了解,在今年5月初,银泰沈国军就表达了对新世界未来发展的思考:进一步夯实新世界在新经济、新技术、新文化方面的三大底层能力,着力引进江浙沪银泰会员体系共享,整合5G、IOT等新技术商业应用,塑造国潮文化、海派文化及创新文化,打造好新世界城、大丸百货两个商业特色。

对新世界的争夺,沈国军意图明显,且有备而来。但在八卦于这种商业间各股东控股权之争的同时,外界更关注的是,沈国军的加入到底能给这家有上百年历史的零售品牌带来怎样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