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博股票学习网

1964年股市行情及历史数据分析(5)

发布时间:2017-10-03 19:30 出处:网络 编辑:佚名

1963年对1929年77%
  
  评论:生活费用从1900年至1929年的涨幅大大高于从1929年至1963年的涨幅。但是1929年后,在一代人或更长时间内商品价格出现了最坏的紧缩。尽管二战时明显地发生了通货膨胀,但在1950年以前,人们很少或并没有注意这一因素,在那个时期,大多数的通货膨胀实际已经发生。在过去5年内,物价水平并没有发生净增长,在过去10年内,其平均值每年小于1%。
从金融历史中我们必然得到这样的结论:并不是通货膨胀本身使它成为股市的强有力的影响因素,而是受其影响的投资者的心理倾向使其成为牛市发生的内在因素。正是对通货膨胀的恐惧或希望,刺激股市大盘在1937年3月涨到时顶点,联邦月财政赤字的突然中断才导致突然的通货紧缩和股市崩溃。
人们习惯通货膨胀是由不平衡的联邦财政赤字造成的。但是二战后许多年以来,联邦负债的净增长非常小,而各种各样的私营部门负债日益剧增。如果能证明私营部门助长了通货膨胀的势头这一说法是正确的,那么同样能证明私营部门是使通货膨胀转化为通货紧缩的影响因素的说法是正确的。
在1958年和1961年的经济衰退期,价格水平并没有呈现真正的弱势,这和以往的经验不符。但这却使工会要求增长工资的运动取得了成功,它不仅阻止了工资下调,反而使工资的上涨超过了每年产量的增长。许多投资者认为工会的政策确保了价格的稳定增长,转而又确保了公司利润和股份的上涨。可能是这样。但是,如果华尔街也认为乐观情绪和牛市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工人“不合理”要求的成功,这难道不奇怪吗?{
  4.需求因素股票]
  养老基金和其他信托基金对普通股的购买是最近发展起来的。毫无疑问,这推动了股份的上涨,就像它已经改进了主要普通股的潜在技术力度一样。1949年以来,通过向公众出售新的或附加的普通股所出现的一小部分资金,其效果被加强了。无疑,这一因素与其他因素一样,为其不出现时普通股总体有更高的平均价格和价值提供了依据。完全不可能把这一陈述转变成增加价值的特殊度量。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会有多少新的购买者,无论他们的根据是多么诱人,这一因素的出现也不能说明任何一个可预测的或实际达到天文数字的市场水平是正当的。
5.冷战
  作者毫不怀疑冷战对商业水平的维持起了积极的作用,并且这一情况很可能会持续下去。尽管这一观点非正统且不受欢迎,但当真正的和平和裁军似乎有点可能时,股市不稳定的反应支持了这一观点。在1964年1月的《商业和金融纪事》杂志上,一位著名的权威人士给出每年导致牛市和熊市的一系列因素。促进牛市的因素包括:“巴拿马危机及其影响,亚洲重要的麻烦地区,冷战的升温。”
与以上观点相对,促进熊市的因素为:“国防开支的削(
  注1.尽管从1960年至1962年5月,上市了前所未有数量的普通股,但几乎所有的股票规模都很小,并且它们的总值也不重要。对普通股的很大部分机构需求可由控股权者、富有的投资者(部分转向免税债券)和集团销售的大宗股票所满足。{
  减,并且预期到1970年消减400亿美元。”如果不间断的世界紧张和周期性的国际危机可以作为投资者信心和每个更高的股票价格的基础,那就说明我们生活在和以前不同的金融世界。
我发现1964年的股价受到了多种因素的作用,其中一些是真正重要的新的因素,其中一些是以前的牛市以之为基础的老的因素,还有大量自相矛盾的因素。认为一切都没有真正改变是荒谬的。毫无疑问,股票的潜在价值自1949年以来已大大提高了,即使是用老的估价标准也已经翻了不上3倍。但是,这个变化足以保证新的和宽松得多的价值标准和尺度吗?如果回答“是”,投资者的问题就远未解决;事实上,他可能发现他陷入了困境。直率地讲,如果1964年的水平还不是太高,那么我们能说哪一种价格太高呢?上面引用的一般观点,即使正确的话,也有太多的危险性。投资者会不会对1200点的道.琼斯水平与目前的890多点用同样的逻辑呢?这样的结果显然是不能接受的,并且它显示了基于没有定量检查的一般化操作的内在危险。
接受流行的“新时代”哲学的投资者,如果以其1964年购买重要股票所支付的价格作为依据,那么只要股市继续上涨,他就会继续接受这一哲学。因而,当他带着毫无根据的过度自信进行投资(或继续投资),那么,引起他非常后悔的价格将会来临。作为回顾,这一时期和20年代之间的相似性变得很明显了(1962年后,态度和内心的大部分变化已相当明显,但被证明是非常暂时的)。随着牛市的全面恢复,这两个时代之间多样的和重要的差别给我们留下了更深的印象,但保守型的投资者最好记住,华尔街最可信的描述总是包含在一句古老的法国谚语中:“万变不离其宗。”{
  走什么路{
  投资者不应该由于在这本书中读到这一点,就得出1964年的市场水平仅是危险的结论。投资者应该拿我的结论和华尔街许多有经验人士的不同结论进行对比,最后,每一个人必须作出自己的决策并接受由此引起的责任。然而,我认为,如果投资者不能确定如何做,他应该采取谨慎的策略。在1964年的情况下,正像这里所阐述的,投资的原理应遵循以下准则(以其重要性为序):
1.不要借贷资金用来购买或持有证券
2.不要增加投入普通股的资金比例。
3.减少普通股股份的持有,当需要时,将其降低到占总投资组合的最多50%。尽可能地缴纳资本所得税,资金收益应投资于一等债券或作为储蓄金。
在一段时间内真正遵循美元平均成本计划的投资者,既可符合逻辑地继续他们的阶段性购买,也可中止购买,直到他认为市场已不再危险。我决不支持在1964年末的水平上开始或重新制定一个美元平均成本计划的做法,因为在新的投资计划执行后如价格很快上涨一个危险的高度,那么投资者就不会有耐心来坚持这一计划。
1964年股市行情及历史数据分析
  从金融历史中我们必然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是通货膨胀本身使它成为股市的强有力的影响因素,而是受其影响的投资者的心理倾向使其成为牛市发生的内在因素。
  
  在前几版中,本书已经讨论了在写作时的股市水平,并一直致力于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对于保守型购买它是否太高?我用保守型的标准对1948年为180点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进行了分析,发现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相对于固有价值来说,这个指数不是很高。到了1953年,市场的平均水平上涨到了275点,5年内的涨幅超过了50%。我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即:就我们的观点来看,高达275点的道.琼斯指数对理智的投资来说是否太高了?我不得不说我绝不敢确定1953年的市场水平极具吸引力,根据接下来股市惊人的涨幅,这好像有点奇怪。我确实认为,从价值指标的观点,我们主要的投资指南来看,1953年的股份是合理的。但是,注意一下这些事实:自1953年以来,平均指数上涨持续的时间比以往绝大多数牛市都要长,并且其绝对指数异乎寻常的高。根据这些因素,我建议采取谨慎或折中的策略。事实证明,这一建议不是太好。一个好的预言家应该预计到在接下来的5年股市水平还会上涨100%。但我应该自卫地指出,如果有,那也只是极少的专门从事股市预测工作的人────由于我不是────比我的预测更好。

在1959年初,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最高达到了584点。我根据长期观察得出的结论是(1959年版第59页):“总的来说,我不是不认为目前的价格水平很危险,因为价格太高了所以是很危险的。即使不是这种情况,市场的这一发展势头不可避免地会使价格上升到一个危险的高度。坦率地说,我不认为在将来的股市中不会有重大的损失,或是每个新手都能从股市中获取巨额利润。”{

结果证明,我在1959年提出的这一警告比1954年相应的态度要正确,尽管远非完全正确。1961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到685点;接着该年晚些时候跌到584点以下(566点),1961年底以涨到735点;而1962年5月跌到了536点,短短6个月跌幅达27%。同时绝大多数成长股的价格也急剧下跌,如著名的企业巨人IBM,从1961年12月的607美元降到了1962年6月的300美元。
这一时期,一些小企业的新股,即所谓的热门股彻底崩溃。这些股票上市时价格高得令人难以置信,接着在投机热潮的炒作下猛涨,而最后在短短几个月内,许多股票跌幅竞高达90%。
1962年前半年的股市大崩溃,对那些根据自己的知识进行投机的投机者和许多自称为“投资者”的人来说,如果不是灾难性的,也足以让他们惊慌失措。但该年股市接下来的发展趋势同样让金融界感到意外,其平均指数重又呈上升趋势,产生了如下结果:()
  时间道.琼斯工业标准.普尔500种股票综合指数
平均指数
1961年12月73572.64
1962年6月53652.32
1964年9月89286.28
  来源
  普通股价格的恢复和新的上涨的确是很令人惊奇的,华尔街的情绪也逐渐高涨起来。1962年6月市场处于较低水平时,预测又明显引起下跌趋势。该年末股市有所恢复后,人们迷惑了,倾向于持怀疑态度。但在1964年初,经纪行的合乎自然规律的乐观重新显现,几乎所有的预测都认为将呈牛市,后来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对于市场可能的行为,我们将持什么观点并确信这对读者会有所帮助呢?让我虚心地根据它的困难和我的经验来完成这个任务。我认为在这里,就像在其他地方一样,区别是:(1)事实;(2)足够的可能性,从而确保可依此作出决策;(3)一定会在脑中出现,但不可能引导我们的可能性。(本文出自}
  1964年股市与前些年股市的比较{
  就前面的材料,我们可以根据以前的市场水平对1964年后期的股市作一个简短的分析。让我们首先记下这本书的前几个版本的每一个前一年的某些比较的数据。为方便起见,我仅用道.琼斯工业30种股票的平均指数,但其结果与包括工业、铁路和公用事业的详尽得多的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相近。
华尔街的许多权威拒绝把股市作为一个整体来分析,理由是平均数或指数包括了许多不同的和相反的个体情况从而使综合结果失去意义。他们认为,人们不买平均指数,而只买相当少的个股。但我一般不这么认为。平均指数的走势和把所有投资者当作一个共同基金来看的投资成就惊人地相近。当这些指数发生大的升降后,个股的大多数也会发生类似的波动,虽然幅度不可能统一。更重要的是,至少在过去,投资者根据其综合收入和股息、债券的利息率等,并通过观察这些平均指数的走势,得到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从而采取谨慎的行动。
表9给出了15年间极好的全面综合描述。在1948年至1963年间,道.琼斯工业股当年收入上涨了约80%,前10年的平均收涨幅超过200%,当年股息收入涨幅超过100%;但股票价格则上涨了320%,其涨幅大在超过了收入和股息。{
  表9道.琼斯工业股:1948、1953、1958和1963
(收入和价值以美元为单位)
类别1948年1953年1958年1963年
道.琼斯工业股收盘价(点)177281584763
前10年的平均收入10.9719.1129.4233.73
当年收入23.0727.2328.6741.11
当年股息收入11.0016.1119.5824.70(注a)
净资产价值(大约)170.00225.00300.00415.00
  {
  a.以一半平均价格,包含了股票红利股票]
  下面,再看一下当年的市场价格对收益的比率,即熟悉的“P/E比”,我将对过去高低各异的进行比较。很明显,1964年末,P/E比接近前些年牛市最高潮时的值,并且大大高出接下来价格大幅下降时的值(见表10)。自然地,这是与保守型的人相关的事情。如果与过去的相似是有价值的话,那在应形成一个重要的警告信号。反过来,我们在理论上可以忽略这一信号,不需证明,过去的P/E比和现在的投资决策没有关联。
在这个方面有一点需要强调:那时折旧和分期偿付占净收益的比例比以前要大得多,这一部分是因为当时税法允许更自由的收入扣除。我仔细研究发现,这时的折旧费用比1954年以前还要高,但是对收入的影响并不像所说的那么大,因为工业投资大大扩张了。